PROJECT in April,1998 Architectural Design
back.gif (67 個位元組)上一頁首頁 | 下一頁next.gif (67 個位元組)
123456

Dialogue
Dino and I
Active Party, Frog restaurant, Tai-chung
1998/4/12 PM7: 00

狀況一

騎車到Frog樓下聽到二樓有人在喊叫    我想表演已經開始了
喊叫的聲音    透過喇叭    實在有點誇張
連路過的機車騎士    都停下車觀望二樓
在最近的社會狀態中    這樣的叫喊     很難不產生其他聯想
還聽到有人說
靠爸

上樓一看        原來是
Dino…


Me: 在表演之前,你的心理就有一個底嗎? 就是你知道你上台後要做什麼嗎?
Dino: 知道,這樣才能準備機器。
Me:準備機器?
Dino: 對,像場地的大小和桌子的大小
Me: 桌子大小..
Dino: 因為桌子有時候也是表演的一部分。
Me: 也就是說在表演之前,心中就有個譜了嗎?
Dino: 對。在表演之前,就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聲音。
Me: 有譜?!已經知道產生的結果了?
Dino: 對,表演前就有個預設的狀態,沒有譜那太簡單了()
Me: (感到驚奇,原來Noise也可以有譜)那你在表演之前,是如何構成你的譜?
Dino: 有兩種方法。第一種就是看場地的感覺,然後再有主題。另一種就是先有主題。這是比較重要的兩種,順序剛好相反。
Me: 如果是先有主題的話,那在不同場地的表演,而相同的主題,應該會有相同的結果?
Dino: 對,理想的狀況下會與預設狀況相同,但是不會完全一樣,但是會與預設的相近。因為每一個場地的狀況不同,所以會有不同的結果。這是比較困難的,對於這方面控制比較好的是 John Cage
Me: 對於聲音的長短,有一定嗎?
Dino: 我預設是五,以五為一個單位。
Me: 那一般你是怎麼樣去發展心中的譜?
Dino: 我是先想畫,然後再去發展對空間的感覺,然後再產生心裡的譜。有些人是從文字或是直接寫譜,寫譜比較難。有人從文字轉成聲音。
Me: (這不是跟上次的設計一樣)你說的空間,是你對於表演場地的感覺還是你心裡所產生的空間?
Dino: 表演的空間。
Me: 你說的畫,是怎樣的畫?
Dino: 那些畫是我心裡想的畫,對空間的感覺或是主題產生的畫。
Me: 那像這的場地,你是先有主題的嗎?
Dino: 沒有,我是之前來過這裡,看過場地。
Me: 那這個場地有什麼樣的東西,最影響你對畫的構成?
Dino: 其實是場地的感覺,比較難指出。
Me: 因為我對於其他類似的團體或是表演者,並沒有太大的接觸,所以我想問你,就你所知道的團體,他們的演出主題通常是什麼?我的意思是說,大概都是偏什麼方面的主題?
Dino: 通常他們的主題,有關於政治宗教和社會,這類的主題比較多。不同的團有不同的派別,就政治來說。他們會互相攻擊。
Me: 互相攻擊?!怎樣的攻擊?
Dino: 言語上的。
Me: 如果就政治來說,再細一點講,是關於什麼樣的政治主題比較多?
Dino: 通常是對於社會的反動,生活狀態一類的
Me: 那你偏好的主題是什麼?
Dino: 我以前比較偏政治,現在是關於生活。現在都是在生活上的一種抒發。
Me: 我想問一個問題,剛才表演最後你摔機器也是預設情況中嗎?

狀況二

在近三十分鐘的演出
不斷重複規律的聲音
突然    Dino 將機器往地上用力摔
勁爆非常    眾人震攝

氣氛有點凝重


Dino:
沒有。
Me::
Dino: 是最後的聲音和預期的不太一樣,不是很高興。其實時間上要更長
Me: 不太爽
Dino: 嗯,和先前預設的不一樣,做起來就蠻生氣的,乾脆結束。音量比預期中的小聲,但是聲音太大會把一些細節蓋過去。其實這對於場地是很挑剔的,像PA…
Me: 等一等什麼是PA?
Dino: PA就是聲音的控盤。
Me: 那你心中理想的場地是怎樣的?
Dino: 正方形的場地

 

    "... when Schoenberg asked me whether I would devote my life to music, I said, "Of course." After I had been studying music with him for two years, Schoenberg said, "In order to write music, you must have a feeling for harmony." I explained to him that I had no feeling for harmony. He then said that I would always encounter an obstacle, that it would be as though I came to a wall through which I could not pass. I said, "In that case I will devote my life to beating my head against that wall." -- John Cage
TOPup.gif (62 個位元組)

下一頁next.gif (67 個位元組)

 

Home | Set design | Architecture
Internet | Myself |
The web | Guest book
杜政偉的網站 Webmaster  Web Statistics  最後更新日期:11-11-2002